banner.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志愿服务 >> 时间,留在了彝良大山深处……

时间,留在了彝良大山深处…… ——记团友会寒假支教活动
发表日期:2014-03-01 作者: 编辑: 出处:

2月18日下午4时,北京西站,团研所所长、团友会指导老师吴庆,迎接从云南支教回来的同学,见面第一句,吴老师就说,“这回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啊,欢迎你们回来啊。茫茫人群中,有那么多穿得光鲜亮丽的人,但是,在我眼里,你们最高大,虽然你们又黑又瘦!”听到这番话,队员们都很感动,因为与吃苦相比,大家的收获,更多。

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

“劳动力均从事第一产业,农民人均纯收入不足1500元,其收入来源主要以在家种植、在外务工为主。”这是支教前,一些队员查到的,关于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海子乡新场村的信息。“没有想到,到了才发现,现实条件比描述的更加艰苦,在这之前,我真没见过,在全面小康的社会里,还有这么偏远、落后、贫穷的地方,电视里都没见过,路都不通,‘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我以为只是调侃的笑话,没有想到,是活生生的现实,感觉自己突然穿越到了解放前。”支教队员马慧娟说。

“这是位于大山深处的一处村小,几间旧板房,屋顶漏雨四面透风,教室里没有桌椅,只有用条凳充当。”队员朱春鹏在日记中写道。骑龙小学,离海子乡镇22公里,离县城75公里,海拔1780多米,学校服务7个村民小组,目前学生人数共有123人。比起硬件设施上的残缺,骑龙小学软件上的缺失,更加令人无法想象,四个年级,只有一位60多岁的民办教师和一个30来岁的代课教师,他们的文化程度都是初中水平,今年开学,那位30来岁的代课教师也要被调到乡里的学校,而来骑龙小学的教师,还没有着落。

爆满的寒假课堂

“寒假上课,小朋友的寒假没了,这是不是太不人道了?还没到达骑龙小学之前,我心里装满了疑问。”队员陈小娇说。但是,1月19日正式开课后,当她看到被学生塞得满满的教室,很多学生都没有桌子凳子,都要站着听课时,她的疑虑,瞬间没有了。但同时又多了一份担忧:“我要怎样做,才能不辜负这些渴望知识的小朋友呢?”上二年级的数学,压力也不大,可孩子们的学习情况让她一点也不轻松,在课堂上他们都能积极反应,题也都会做,但是,家庭作业就有点糟糕。针对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对以前的知识分版块复习,因此这一个月来就在给他们复习二年级上期的数学,包括三位数的加减法、乘法、角和钟表。除此之外,还教了一些新知识,有负数、递等式和统计。”她说。

“有些题,我讲了一遍又一遍结果他们还是错,补完以后还是不会,不能做到完美无缺,这让我比较着急和凌乱。”队员李科一说,他是四年级的数学老师。“我要尽量在离开之前,把四年级的基础知识串讲和演习一遍,给他们一个大致的知识框架,同时交给他们学习和做题的方法技巧。然后,帮助孩子们树立远大的理想以及成功的习惯和意识,培养他们坚强的意志和尚学的精神,这样才能克服那些遇到的艰难险阻,最后实现他们人生的价值。”

山里孩子纪律不好管,对这一点,支教队员秦磊深有体会。“曾有研究成果说,七八岁孩子的注意力只能持续五分钟。课堂上不得不一次次对孩子们吼叫或用教鞭敲打黑板吓唬一下,否则就没法维持。这样做好不好?特别是连续好几天的教学,虽然内容并不多,但孩子的负担也不轻,毕竟基础确实薄弱。回想起自己在低年级基础薄弱时也是这么被老师训过来的,现在挺感谢小学启蒙老师,心里也释然了。”他说。

50分钟、60度上坡的家访路

除了上课,家访,也是团友会支教队员这次必备的“任务”,而一次次遥远而艰辛的家访,让他们对山区教育的现状,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这天刚下课,队员马玉萌决定跟着姐妹俩回趟家。50分钟的山路,全程60度,不是在上坡就是在上坡,路最宽的地方不到50厘米,最陡的地方90度,“我要手脚并用才爬得上去;有的地方是九十度下坡,全是湿滑的红泥”。刚走20分钟,马玉萌就热得脱了外套,插着腰不停大喘气,可是她前面那两双小脚却从未停息,她们走惯了这“狰狞”的山路,背着硕大的书包一如平地。接着,就是平均宽35厘米、又黏又滑的上坡山路,一边靠山,一边悬空,有的地方窄到仅容一个人走过。翻过山,又走了大概25分钟的小路。路上积满落叶,落叶里不时藏着石头,一个学生总是停下来把石头从路上踢开,让马玉萌安全通过。

“俩丫头是表姐妹,父母都不在家,全靠两个老人带孩子,老奶奶握着我的手说,我们不识字,远不怕,她俩一定要把书念好!”回来的路上,马玉萌的情绪很低落,“都说要走出大山,对于山里的孩子们,大山真的那么好走出去么?而我呢?是因为心里沉甸甸,所以走山路才这么累吧?”她说。

全村人的送行,“老师,别走……”

对于这些支教队员,最难忘的,还有马年春节。“这个新年,没有爸妈准备的可口菜肴,没有亲朋好友的真诚祝福,也没有推杯换盏的热闹场面,但却是那样的充实和难忘!除夕,带着附近的小朋友爬山,登高望远,遥寄思念,随后各显身手,准备年夜饭,虽在异乡,却是家的温暖。初一和初二,每天30公里越野,拜会河坝、清河支教点,获益匪浅。初三,全体总动员,准备饭菜,迎接河坝支教团回访。日程每天都很满,我们不曾停歇,这一定是最忙碌的一个春节!”队长孙森介绍。

对于董洁钰和刘妍而言,这次支教留给她们最多的,莫过于感动。“这些天,感慨是深沉的,感动也是绵长的。临走前,孩子们都邀请我们到家里耍,要走的前一天晚上一连走了好几家,发现了一个大大的秘密,家长们都拉着我们的手悄悄地告诉我们:‘明天早上,我们要去送你们,所有的学生和我们学生的家长都要去的,我们都说好了。’我们都拼命拦,却也说不出心理是什么滋味。那天晚上吃完饭,孩子们唱《和你一样》给我们听,忍不住泪奔,觉得在他们面前哭太丢人了,就出去打了个电话。”董洁钰说。

“我们离开那天,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四百号人,拿着核桃、鸡蛋,早早地就来到我们的宿舍,为我们送行。一路上,鞭炮不断。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村民们帮我们扛着行李,孩子们围绕在我们身边,拉着我们的手和胳膊。一路上听到到最多的话,就是‘老师,别走……’”刘妍说。

 

“第一次在讲台上教学,第一次离家在外过年,第一次生火,第一次背着背篓走一个小时山路去赶场,第一次半夜三更走山路……那么多的第一次,都让我记忆深刻。我们用一个月寒假时间,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尽管条件很艰苦,但是我们不在乎。这一个时间里,我们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这让我们十分的高兴和欣慰。同时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所经历的事情,也给了我很多触动甚至震撼,使得我自己也成长了很多。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是人生当中一笔难得又宝贵的财富,让我永远珍视的财富。”朱春鹏感叹。

如今,支教活动虽然已经结束,9名支教队员也已回归了正常的生活和学习,但是,他们的思考,没有停止,他们的爱心,还在延续,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能让更多的人听到,“我要上学”这一来自大山深处的呼唤,然后,唤醒更多人对自己幸福生活的珍惜和感恩,对山区孩子的关切,对乡村教育的关注。 (团友会供稿)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