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中德少年司法与青少年刑罚研讨会举办

中德少年司法与青少年刑罚研讨会举办
发表日期:2016-11-28 作者: 编辑: 出处:
 11月26日上午,由我校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中德法学院以及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联合主办,我校法学院、我校青少年法学研究所承办的“少年司法与青少年刑罚”第二届中德刑法与犯罪学研讨会在我校第三会议室召开。

来自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慕尼黑大学、帕绍大学、马尔堡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武汉大学、西北政法大学及我校在内的高校与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及相关实务部门的负责人,《人民法院报》、《中国新闻社》等媒体的记者及学生等百余人参加了会议。

开幕式上,我校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校长王新清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陈光中教授,德国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京办主任刘小熊先生分别致辞。

王新清教授表示,我校一直十分关注青少年问题研究。我校法学院较早开始研究青少年刑事犯罪。本次研讨会的召开对我校相关学科的发展具有促进意义。他代表学校欢迎与会专家学者的到来并预祝研讨会圆满成功。

陈光中教授认为,中国同世界上其他各国一样,未成年人群体面临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我国针对未成年人的各项政策是明确的,进步也是明显的,但同样存在困难缺陷。此次国际性会议对于推动我国对未成年人刑法和刑事司法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刘小熊先生表示,汉斯·赛德尔基金会致力于推动中德之间有关法治和社会发展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并取得了一些重要的成果,相信本次会议也会推进中德之间关于青少年刑法和社会问题的交流与借鉴。

本次会议的正式议程,主要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的主题是“中德少年刑法制度之比较”,由我校法学院副院长王莉君主持。

主报告一为“德国少年刑法论纲”,报告人是来自德国帕绍大学法学院的维尔纳.薄逸克教授。

维尔纳.薄逸克教授首先介绍了现行德国少年刑法的历史及基本制度,德国少年法的犯罪学背景。教授提到,尽管惩罚与教育之间存在着紧张的关系,德国立法优先地将教育理念作为最高准则,也在一定程度上和相关国际准则保持一致。至于制裁体系,德国少年刑法也坚持不是“因有”而是“当有”犯罪行为才采取制裁措施的原则。具体的制裁措施有三种,分别是教育处分,惩戒处分与少年刑罚。

维尔纳.薄逸克教授介绍了少年刑法教育思想在少年刑法中最重要体现的辅助性原则——“尽量从轻”及其在实践中的贯彻。德国少年刑法中立足教育理念还有其他特点,比如,法律后果的统一性,少年刑法对于在其他年龄段所犯罪行的适用,少年刑事程序也是以教育理念为导向。教授也提到当今德国少年刑法的若干争议,比如是否要摒弃教育理念,实践中转向的修正,是否要从少年刑法中剥离甫成年人,以及少年刑罚是否仅适用于严重罪责等问题。他认为,即便是在严重犯罪的情况下也不要毁掉教育理念,教育理念的存在给极端制裁设置了一个缓冲弹簧,少年刑罚重刑应该尽可能作为备而少用的例外。

主报告二为“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检察制度”,由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教授报告。

宋英辉教授认为,在其他国家,少年法院(法庭)在少年司法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在中国,检察院的作用却十分重要。检察院的未检机构一直努力推动未成年人综合保护体系的建立,建立了检察机关内部保护未成年人衔接机制,与其他执法、司法机关建立衔接机制,与政府部门、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等建立跨部门合作机制,推动建立未成年人司法借助社会专业力量的长效机制,发挥检察机关的监督职能,推动有关部门加强重点未成年人群体的保护,营造关爱保护未成年人的社会环境。最后,宋教授介绍了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平台工作流程。

在与谈环节,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李奋飞教授表达了对维尔纳.薄逸克教授坚守教育理念的欣赏。他同时认为,中国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在政策上有所偏离,实际上,在保护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对未成年人被害人权利的保护,尤其是涉及到严重的刑事犯罪时,要建立主观恶性研究和评价机制,对涉及到未成年人被害人的案件要采取不同的措施。来自救助儿童会未成年人司法项目经理姜敏女士表示非常赞成维尔纳.薄逸克教授的教育理念。救助儿童会在中国未成年人司法领域有多年的经验,中国近年来在儿童保护少年司法方面有三点变化:一是未成年司法理念的变化,二是对于狭义的少年司法的理解正在转变为广义的少年司法的理解,三是未成年的司法保护正向未成年人的综合保护转变。她本人亲历了这些变化并且对未来未成年人司法的发展满怀信心。

在自由讨论阶段,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刘仁琦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樊文副研究员等五位提问人分别就主报告人报告中涉及的相关问题提问,维尔纳.薄逸克教授和宋英辉教授分别针对中德两国未成年人司法方面的问题做了回应。

 

第二单元的主题为“中德少年刑法的现状与走向”,由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樊文副研究员主持。

第一位主报告人是来自德国慕尼黑大学法学院的贝恩德·许乃曼教授,报告题目为“青少年刑法往何处发展?”。许乃曼教授首先对中德未成年人刑法体系做了几方面的比较,第一点是立法技术方面,中国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刑诉法中有关的规定仅有十一条;德国青少年刑法的适用是为了预防其重新犯罪,德国青少年法院法的相关规定有115条。第二点是实践中的差别,德国此类案件多以转处形式结案,只有大约7%被判处有期徒刑,由于中国刑事统计学不发达,无法掌握相关数据,因此教授仅讨论了中国刑事追诉部门适用转处形式的原则可能性。第三点是关于中国少年司法中行政部门的干预问题的担忧,鼓励中国在保证心理社会学强化培训及高度的同理心的前提下继续努力培养未成年人刑事司法高素质人才。教授也谈到了中国未成年人刑法中没有的两个典型机制,青少年拘禁和青少年及年轻成年人的刑法。许乃曼教授亦从“和解性公正和惩罚性公正哪个会占据上风”入手分析了未成年人刑法的未来,然而得出的结论并不乐观。

第二位主报告人是来自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的姚建龙教授,报告主题为“中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历史、现状与未来”。姚教授首先介绍了中国少年司法的源起与发展。接着谈到了中国少年司法的现状与特征以及自己对中国少年司法的改革愿景,并提出了改革的基本思路和基本路径。在与谈环节,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检工作办公室张寒玉处长,首先提到 “对未成年人犯罪如何看待”的问题她也提出了对以及对青少年犯罪适用羁押的看法。之后张处长还对许乃曼教授在报告中提到的报复性正义和恢复性正义以及中国青少年刑法的发展谈了些自己的见解。来自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的皮艺军教授主要谈了犯罪学对少年司法的作用和重要性。他认为中国的少年司法必须以犯罪学为基础,但如今犯罪学却在逐渐边缘化,但是真正的少年司法不是以规范刑法学为基础,而应是注重实证和事实研究的犯罪学。不懂少年主体的特征,不了解孩子,就不会有同理心,对青少年的不恰当干预甚至可能造成法律上的暴力。

在自由讨论环节,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未检部主任赵丽佳、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金林、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法官季凤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副教授何庆仁等人分别就保护处分、案件的转处、青少年犯罪被害人的补偿、实务中未成年人心智成熟状况的形式与实质判断以及少年司法中机制、制度、理念哪个优先等问题与姚建龙教授,许乃曼教授,皮艺军教授和张寒玉处长进行了探讨。

 

第三单元的主题为“中德青少年刑事政策与刑罚制度”。本单元由我校法学院执行院长吴用主持。

第一位主报告人是来自德国马尔堡大学法学院的闫斯·普希克教授,报告主题为“德国青少年刑法中的警告性拘禁”。闫斯·普希克教授先向大家介绍了警告性拘禁的实定法律依据。根据德国《青少年法院法》第16条的规定,立法对警告性拘禁作了不同类型的区分:即警示性拘禁、挽救性拘禁和影响性拘禁。之后,普希克教授结合德国近年来的青少年犯罪总量以及严重暴力犯罪数量等实证数据指出,以青少年犯罪犯罪数量增多支持设立警告性拘禁制度的理由不能成立。同时,

普希克教授也从刑罚理论的角度逻辑严谨地论证了警告性拘禁的不合理性。他指出,警告性拘禁的前提要件与刑罚理论无法兼容。他认为支持警告性拘禁的理由不成立,即便没有警告性拘禁,在德国,青少年犯罪和暴力犯罪的数量一直都在下降此外,警告性拘禁是否能够对青少年的守法行为产生积极影响仍然存在很大疑问。对青少年刑法的健康发展而言,所谓的警告性拘禁并非是解决问题的一剂“良药”。

第二位主报告人是我校党委常委、副校长林维教授,其报告主题为“宽松刑事政策下的未成年人犯罪及矫正”。林维教授结合晚近十年间中国法院的司法统计数据直观地说明未成年人犯罪及其刑罚的真实情况。最近十年,中国的犯罪总人数一直在持续稳步上升,但增长的部分主要是5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的罪犯,通常所谓的重刑犯(判处刑罚5年以上)没有太明显的增加,增长大体稳定在10%,且最近几年仍在持续下降,刑罚量不断趋于轻微。他指出,在犯罪轻微化的大背景下,未成年人犯罪的刑罚量呈现出相同的特点。虽然刑罚的总量普遍下降,但也要看到未成年人刑法用量并没有显著减少。在晚近10年的时间里,较之成年人犯罪数量,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却呈下降趋势。原因在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针对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和刑事检察工作出台了一系列的文件,即对未成年人犯罪贯彻教育和感化原则,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其中规定了大量的原本符合构成要件的未成年人犯罪行为,在符合特定情节时,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从而大大压缩、限制了未成年人成立犯罪的可能。如何保证轻微违法少年不会发展成为少年罪犯,需要全社会的重视以及制度上的建设。

在与谈环节,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王雪梅研究员指出建构以保护、教育为导向的少年司法制度是未来中国未成年人司法的发展方向。来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的张宁宇副主任则重点表达了自己与两位报告人的共鸣:科学的数据是分析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方法,其结论才能接近客观事实;少年司法的实践状况与法律文本之间存在差距。

在自由讨论环节,樊文副研究员就警告性拘禁和青少年刑罚缓刑之间适用的先后关系、人口结构的变化与未成年人犯罪发案率的变化之间的关系等向两位主报告人提出了问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方军老师就德国法院在判处警告性拘禁时考量的具体事实性因素向普希克教授提问,两位主报告人分别作出了回应。

会议闭幕式上,刘小熊、吴用分别致辞。他们对本次议程虽紧张但取得的丰富、充实的会议成果表示肯定。吴用表示,希望中德刑法与犯罪学研讨会能在我校“落地生根”。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