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著名刑法学者乌尔斯·金德霍伊泽尔来我校作讲座

著名刑法学者乌尔斯·金德霍伊泽尔来我校作讲座
发表日期:2016-09-25 作者: 编辑: 出处:
9月19日晚,德国波恩大学教授、著名刑法学者乌尔斯·金德霍伊泽尔在我校第三会议室作题为《客观归责——可能性与界限》的讲座。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璇担任翻译。讲座由法学院教师程捷主持。

本次讲座主要分为讲授环节与互动环节两部分。在讲授环节,金德霍伊泽尔教授将讲座内容分为五节。第一节中,金德霍伊泽尔教授简单的引出客观可归责性成立的三个条件:由行为人所创造的风险必须在结果中得到了实现;该风险必须是不被容许的;行为人应当对该风险负有管理的责任。

第二节,金德霍伊泽尔教授通过对结果、因果关系以及风险等概念的分析,对客观归责理论成立的第一个条件即“只有当行为人所创造的风险在构成要件结果中得到了实现,才能对该结果承担责任”进行分析。

首先,教授认为,结果的概念涉及的是对法益的一种改变,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理论也必须以避免法益受到不利改变(侵害)为指针,刑法领域的因果关系判断只关注某一特定行为和某一特定结果之间的关联。只有在某一特定时间点对某种法益进行某一特定的改变,才能被视为结果。其次,教授认为若可以在某一情形下预测说,结果的发生(至少)具有某种盖然性,那就可以将该情形视为风险;因果关系分析和风险判断都涉及不同事件之间的因果关联,而这种关联又必须考虑经验上的合规律性,两者的不同之处仅在于判断的角度:因果关系的分析是立于事后的角度、在结果产生之后才展开的,与此相反,风险的判断则是从事前的角度出发来进行的;从因果关系分析与风险判断的一致关系出发,就可以得出结论:任何一个从事后角度来看属于原因的事实,都必然同时也是风险因素。最后,教授还认为由于客观归责是位于因果关系判断之后的检验步骤,而任何一个引起结果发生的原因都必然是该结果的风险因素,那么一旦某个人通过其行为引起了结果的出现,则他也必然为结果的发生创造了相应的风险。所以教授认为,在结果发生以后再判断是否行为人创设了风险是完全多余的,结果的出现意外着风险已经创设出来了。

第三节,教授针对客观归责理论把引起结果发生的原因区分为被容许的原因和不被容许的原因,教授选取了区分容许与否的两个重要的标准-行为是否遵守危险领域安全规范以及行为是否符合社会相当性或社会期待,予以重点分析。教授认为,认为行为遵守安全规范,创设了允许的风险,不过是违反注意义务的反面:即其行为没有违反注意义务的反面说法。被容许的风险排除了作为归责成立条件的注意义务违反性的成立,但它——其名称中“被容许”一词却容易被误解为正当化事由(违法阻却事由)。

至于社会相当性标准,教授认为,社会相当性的概念并没有任何独立的意义。相反,正是因为某个行为在刑法上受到禁止,即某个行为实现了犯罪的构成要件,所以它才不具有社会相当性。不是社会相当性的概念使行为失去了刑法上的重要性,恰恰相反,是行为在刑法上的重要性划定了社会相当性的边界。

接下来在第四节中,金德霍伊泽尔教授讨论了客观归责的第三个成立条件。教授认为“在一定的条件下不应将行为人引起的结果从客观上归责于行为人”是合理的,但纯粹的自陷危险行为缺少刑法上的重要性,该风险只能由接受它的人自行承担。

最后,在互动环节,教授对同学们问题做出了回答。他还指出,客观归责理论并非德国刑法学界的通说,也没有被德国司法判例所采纳,只不过因为在德国争论较多,让外国学者过分关注。他认为,客观归责理论并不是对德国刑法教义学理论体系的创造性发展,它只不过是对犯罪总论中一系列具体问题解决方案的总结,而这些解决方案有些是有益的,有些则完全是多余的。

讲座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位读者读过此文